二价铁离子

卧槽……戳中了……
本来想画一张的没想到有爸爸画了太好了(ntm)

我们都爱画电影:

嘉炜1994:

No.44"

上周末和朋友去看了【我不是药神】,我今年有过两次在影院里集体高潮的体验,一次是【头号玩家】里高达出现的那一刻,全场惊呼,第二次就是这部电影,全场落泪。

王传君饰演的吕受益是全篇最让人心疼的角色,从绝境到希望再到绝境中死去。

为什么最心疼他呢,因为这个人太乐观了。

你不经会想,这么乐观,这么努力,这么充满希望的人,怎么会死的。

可他就是死了。

黄毛也死了,在对生活燃起希望准备回家的时候死了。


人生好苦。


"来,吃个橘子吧。"



(叹气  

超!好!!看!!!!

世界再見:

塗塗...

【瑞金】《Re:》本宣

!!!!!!!

Sleep:








基本信息
刊名:《Re:》
原作:凹凸世界
CP:格瑞X金(瑞金)
规格:A5小说本
页数:110P↑↓
内容:Re:/Summer Rain/早恋拯救世界/小伤风/就当无事发生过
定价:35R
预售日期:8/19晚上8点 至9/3晚上12点


STAFF
作者:睡前
封面:葱开开 @葱开开 
赠品:葱开开
特典:炒饭 @优雅十五岁 
排版/宣图:拉美西斯二饼 @拉美西斯二饼 
代理:鲸鱼组

→预售链接←


→微博转发抽奖链接←




因为宣图全部做好了所以提前发宣,宣图里的扉页是和文章内容相关的!排版二饼爸爸说希望大家可以认真感受一下!()


《Re:》会参魔都CP20.5!摊位号还没出来,出来之后会立刻补上的,请大家多加留意~


微博那边有转发抽奖,地址在上面!


请遵守“有问题看宣图,解决不了问代理”的原则,特典售完即止不会再上架,另《Re:》是全年龄健康向上的瑞金本,不会有R18内容,请放心购买!


Lof上有全文(8.17完结),想先看看《Re:》是什么故事的朋友可以看试阅或者戳人力归档链接!→人力归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

紬隅堉杻伃:

·雷安卡大三角
·画面很乱所以我写了字
还有我把搬字给写错了,请不要在意

刀子后续……(……一大口血)

八君:

            《扭曲》

太过孤独的思念,用笑容遮住寂寞

*有ooc

*前篇在这快戳我《矛盾》

这篇是讲述金会黑化暴走的原因,难得我居然会画后续啊qwq

算是提前100fo的贺图吧 好像不是贺图..

刀子……(一口血)

八君:

       ....《矛盾》

* 流血注意!

     金难以接受格瑞死亡的事实,内心亦然扭曲,失去了格瑞好比断了线的风筝,不会再去思考任何事情,释放出了内心的恶魔。

    可他也不愿意杀人,但身体已不受控制,唯独让别人杀了他才能解脱。

ooc我的qwq我真的不会编剧情,手下留情啊..

金太坏了2333333

Asahi:

【长——条注意  大概是瑞金】



NO.2不能承受之痛




我怎么总是跟头上的东西过不去。。。


好可怜啊瑞总……

疯癫的阿终:

格瑞:不需要这种命运

————————————————

题目来自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昨晚没来得及画,今天超时参与一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展开

三等奖咖啡杯:

是点图的瑞金,男友衬衫。
一开始我是准备画单图的。然后画到一半,觉得不对劲,凹凸里穿衬衫的不是只有安哥吗???金要怎么穿??

然后就摸了这样一个,没有格瑞出场的瑞金男友衬衫(连衬衫都不是格瑞的),想想真是凄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p2,p3是偷懒的小剧场

因为感觉跑题严重,点图的人我就不@了。

【瑞金】金试图扭转这个可怕的命运

猜不到结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红烧兔、:

·冲着迟到去的60分,题目:命运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金知道了自己未来的命运并试图改变的故事【……】


·不知道偏没偏题,金和格瑞在这里只差一岁


·最近我写的60分主题怎么都那么污


 


 


 


金从一片迷茫中清醒过来。


他首先看到的是一片光亮,有些刺眼,待他适应后,他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


……


浑身都好痛。


……


好像有人在他身后抱着他。


 


金费劲地维持着这个姿势扭过头,一抹银色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


他的发小一只手环在他的腰上,眼睛安安稳稳地闭着,很反常地没有因为金的动静而醒过来,金懵逼地看了他一会儿,发现这个人和格瑞长得有些微妙的不同。


……


金立马摔下了床。


“嘶——”


金被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下意识地看向床上那个人。


还是没醒。


那个人和格瑞长得极为相似(应该说是一模一样),但轮廓显得更为成熟,仔细看看,头发散下来的长度也比原来长了不少。


如果格瑞碰上这种动静都还没醒,就他所知只有一种情况。


那就是他宿醉了。


金紧盯着他,思绪杂乱,脑子里冒出来了各种稀奇古怪的念头最终被从下半身某个部位那里传来的微妙的感觉中断了。


 


……


……


……


 


 


金扶着酸软的腰,颤抖地爬向了床头,捞过了自己的手机。


他还没想好这种情况该联系谁,就被屏保上的日期给吸引了注意力。


月份没错,日子没差。


年份往后推了三年。


也就是说,昨天正好是他十八岁生日那天。


 


 


……


金吓得抓起衣服,一边往身上套一边冲出了房间。


昨天他刚和他的好朋友一起庆祝完他的十五岁生日,睡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正在一间熟悉而陌生的屋子里,和他的那个好朋友浑身赤裸地睡在了一起。


……


好像还不止是单纯地睡在了一起。


 


 


……


他居然和自己最好的朋友在酒后做了这种事情!!


金痛不欲生地抓着手机一瘸一拐地奔下了楼,跑了半天才想起这时候最重要的问题是怎么回去。


正当他开始烦恼起这个新问题的时候,他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


 


 


你想改变命运吗?


 


 


金:“……”


金:“………………”


 


金看了半晌,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手机那边安静了一会儿,又发了一条短信。


 


 


回复1即可拥有重新改写这一未来的机会,回复2则放弃此次机会,三秒后您就能回到原本的世界里。


 


 


金:“……”


金:“???”


金愣了一会儿,赶紧回复了个1。


虽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为了他和格瑞的友谊能天长地久,他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


 


 


 


金再次恢复意识时,他正坐在一个包厢里,上面摆满了各种酒瓶,还有一个被瓜分得差不多的生日蛋糕。


他的旁边还有许多或熟悉或陌生的人,此刻正吵闹着不知道嚷嚷着什么,大部分人脸上都带着明显的醉意。


“真是够了。”


凯莉坐在他旁边,嫌弃地看着那群喝醉之后把自己折腾得乱七八糟的人,转头对金道:“你这寿星也当得太不合格了,怎么一桌都醉了,就你没醉呢。”


说着她倒了杯酒,举到了金的面前:“快快快,喝喝喝,正好你发小已经醉了,没人帮你挡酒了,不喝一杯说不过去。”


金听了凯莉的话后下意识偏过了头,格瑞果真就坐在他旁边,一只手撑在桌子上扶着额头,一动不动的闭着眼睛,也不知道是睡过去了还是在闭目养神。


“不不不……我就不喝了,”金忙把酒杯推开了,“我……酒量不好,我还要把格瑞送回去呢。”


凯莉撇了撇嘴,也没难为他。


“也对,你们两个要是都醉了可没人能送你们回去,”她仰头把那杯酒喝了下去,拍了拍手站起身,“诶诶,你们还没醉的,自己负责把醉了的室友给抬回去啊。”


对面顿时一片惨叫。


“金你们周末是要回家的吧,”凯莉看向金,“正好,你把格瑞也给搬回去吧。看在你是寿星的份上,本小姐可以大发慈悲帮你们叫辆车,搬上楼的话只能祝你好运了。”


……


他和格瑞住在一起了吗?


金被茫然地推上了车,满脑子都想着这个问题。


 


好在他们住的地方楼层不是很高,但饶是如此,在金把格瑞扔上床后他也基本上成了一条废鱼,瘫在格瑞旁边一动也不想动。


金:……好累。


可以的话他想现在就冲进浴室洗个澡,然而事实是在他躺下的那一刻他便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金一动不动地看着天花板。


在他意识开始模糊的时候,身边的格瑞有了动静。


他先是闭着眼睛脱掉了自己的外套,在发现身体的热度并没有降下去后,又开始扒自己的衬衫,由于他并没有坐起来,这个动作显得有点费劲。


想着格瑞好像是为了帮自己挡酒才变成这样的,金又强撑着坐了起来,开始扯着格瑞的衣服,试图帮他脱了。


“格瑞,”金看着睁开眼睛的发小,小声问道,“你……要不要去洗个澡?还是直接睡?”


……


格瑞微微眯着眼睛,没有回答。


 


“……金?”


这是金第一次听见19岁的格瑞的声音,有些低沉,还带着一丝醉意。


金被这声音刺激得抖了抖。


然后格瑞握住了金正扒着他衣服的手,猛地一用力,将两人的上下位置给调换了。


金后知后觉地想起他来这里是干什么的。


“等、等等,格瑞,”金看着格瑞突然变得无比顺畅的动作,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想去洗个澡,你能不能——?!”


格瑞俯身吻住了金,没有搭理他刚才说的话。


格瑞身上的酒气仿佛在这一刻全部转移到了金的身上,金在一瞬间失去了抵抗力,脑子一片空白。


 


 


……


然后醒来后又是一番熟悉的光景。


金再次颤抖地摸到了床头的手机。


 


 


回复1即可拥有重新改写这一未来的机会,回复2则放弃此次机会,三秒后您就能回到原本的世界里。


 


 


……


金忍着委屈的泪水,再次回了个1。


 


这回他回过神来时他的生日聚会才刚刚开始,金顿时精神一震,想着这回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格瑞喝醉了。


于是这一回他拒绝了格瑞为他挡酒,除了第一杯进了格瑞的肚子里,剩下的全由他自己接纳了。


这一次金连中场都没撑过去,在生日蛋糕被瓜分到一半的时候就失去了意识。


反正有格瑞在。


金迷迷糊糊地想着,然后安心地失去了意识。


 


 


 


……


……


……


安心个球。


 


 


金第三次以相同的方式醒来,心如死灰。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他和格瑞注定做不成好朋友了吗?!


想到格瑞醒来后看到这么一副光景,金只觉得他们十几年的友谊绝逼要完。


 


金又尝试了好几次,无论他把情况扭转成什么样子,最后结果无一例外是他第二天早上一丝不挂地在格瑞怀里醒来,浑身酸软,某个部位还有一丝疼痛。


……这就是传说中的命运吗。


金带着满身“伤痕”坐在床上,对自己的未来感到了一丝迷茫。


 


……


不,他不能就这么放弃。


金想着自家发小平时对他嫌弃但又不失耐心的举动,想着他冷漠下隐藏着的温柔(?),想着平时和他一起相处的种种,金又坚定了信心。


格瑞是他最好的朋友。


永远都是。


他绝不能让他们的友谊死在一次生日聚会里。


 


 


于是身残志坚的他又被上了不知道多少次后,时间终于回到了17岁的金决定搞个生日聚会之前。


“格瑞,”金绞尽脑汁地想着说辞,“我觉得这次生日我们可以不搞得那么……隆重,就在家里吃个蛋糕庆祝一下吧。”


“不是你说要请同学?”


“不不不,我仔细想了想,我还是想和格瑞你两个人一起庆祝,”金朝他傻笑道,“成年的时候和特殊的人一起庆祝比较有意义嘛。”


格瑞听了后,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金被看得出了一身冷汗。


“好。”


……


“对了,”金补充道,“不要酒。”


 


 


 


然后18岁的夜晚如约而至。


这回金吸取了之前所有经验,连买蛋糕的时候都生怕上面带了什么酒心巧克力,确保万无一失后,金安心地和格瑞瓜分起了小蛋糕。


“金,”格瑞看着金心情不错地吃着蛋糕,开口道,“你已经18岁了。”


“是啊,我成年了。”在过了无数次18岁的生日后,15岁的金只觉得自己仿佛也苍老了不少,“可以做很多之前做不了的事情了。”


“比如呢?”


“我们可以考驾照了,”金老老实实道,“听凯莉说大学里驾照可以抵学分,趁这个假期考了吧。”


格瑞一语不发地看他把最后一块蛋糕吃完了。


“吃完了?”格瑞慢慢地站起身,绕过了桌子,“去洗澡吧。”


“哦。”


金乖乖地被格瑞拉进了浴室,然后看着格瑞脱掉了上衣。


……


金:……


金:???


“格瑞你先洗吗?”金打开浴室门,“那我在外面等你,洗完了叫我一声。”


浴室门被格瑞从身后猛地合上了。


金:……


金:我感觉不妙。


“不用那么麻烦,”格瑞低下头,在他的肩窝那里蹭了蹭,淡淡道,“一起吧。”


金:……


金:……


金:??????


“一……一起?”金的声音有点颤抖,“不了,还是分开吧,一起洗太挤了。”


“……你在害怕?”


格瑞伸手环住了他,开始解他衣服前面的扣子。


“……没有,”金的声音带了一丝哭腔,“那个……格瑞,我、我一直把你当最好的朋友……”


格瑞的动作顿住了。


 


“……”


 


格瑞捏着金的下巴,将他的脸转了过来,仔细打量着他。


“你别是还活在梦里。”


格瑞缓缓开口。


“你昨天向我表白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END——


 


无法逃离的命运。


 


金:突然觉得自己像个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