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价铁离子

【瑞金】如果他们的性格逆转了……

这设定真棒!!!!!!

卿風:

恶搞向,全员崩坏,格瑞和金中了机关结果性格发生逆转。简单来说本文就是一个阳光帅气黏人格瑞与冷漠无口金的故事,不能接受或者被雷到的,请轻拍


短篇一发完


新人渣文,有bug有ooc


cp瑞金,紫堂吐槽役








  紫堂幻从来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这一幕。


  “金,你等等我。”平日里高冷帅气的白发少年此刻正一脸无奈一路小跑的追在另一个少年后面,而走在前面的本来应该对这句话高兴到飞起的金发少年却是高冷的拒绝了自己竹马的要求


  “……别跟着我”金似乎被格瑞吵得不耐烦了,回头瞪了格瑞一眼。然后二人继续你追我赶,好不热闹。


 


  我大概还没睡醒。


  紫堂幻一脸梦幻的考虑着这个问题。


  平时明明金才是那个一路缠着格瑞的人吧,今天这是怎么了?我不就是和迷宫怪物打了一架力竭晕倒了吗,怎么一醒来世界线都变了?格瑞追着金跑?EXM?


  “别看了,他们今天一大早就是这个状态了。”坐在星月刃上漂浮过来的凯莉饶有趣味的看着那估计玩的挺“开心”的两人,微眯的眼睛透着一股狡黠的光“估计是那个迷宫机关的后遗症,我问了一下裁判员,他们说这个机关只是个大天使裁判长的恶趣味,除了把参赛者性格逆转之外,并不会对人造成什么伤害。”


  ……我该说什么呢,裁判长你真闲?


  其实说到底这事还怪金,本来他们已经打败了守护怪物攻破了迷宫,奈何金回去的时候忽然手贱,不小心触发了隐藏机关。然后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伴随着一句“小心”,本来站得比他还远的格瑞宛如闪电一样向金的方向扑了过去,试图用身体为金挡住那个奇怪的激光射线,然而没想到激光竟然从他身上穿了过去,还是穿透了金的心脏。紫堂本来想上去帮忙,奈何接下来整个迷宫都开始崩塌,他没走几步就倒霉催的被山洞的落石砸晕了。


  最后还是机智老早(抛弃他们)逃出去的凯莉指使老骨头将他们挖了出来。


  据说挖出来的时候同样被砸晕的格瑞还维持着紧紧抱着金的姿势,怎么都掰不开。


 


 噫。


 


  远处,金似乎终于失去了耐心,他啧了一声,转身向格瑞扔了一个矢量冲击,不过被格瑞一个侧身躲了过去,看来机关后遗症并不会影响战斗本能。只见格瑞一个翻滚,利用金招式之间的空档瞬间冲到金的身边,一把抱住金不撒手。


  “抓到你了,金。”格瑞眼睛仿佛闪着星星一般高兴的看着金。金愣了一下,被抱住的双手微微张开似乎下意识的想回应格瑞,然而在眼睛里快速闪过一丝紫色的光芒后,金立刻恢复原状,嫌弃的想挣开,“你好烦啊格瑞。”


  这一幕看得紫堂幻违和感差点都快和胃酸一起混合的吐出来了。


  “咦?紫堂?凯莉?”格瑞似乎终于发现了紫堂他们的存在——虽然紫堂宁愿格瑞从来不要看到他们,不然他也不用忍受被格瑞一·脸·爽·朗·的向他们挥手时造成的对精神与眼球的双重迫害了。“你们醒了啊,太好了。你们可以帮我看一下金怎么了吗?他今天一大早就好奇怪啊。”


  ——先担心一下你自己啊格瑞!


  ——你才是最奇怪的那个啊!!


  格瑞看着紫堂呆愣的表情,有些疑惑,“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干嘛这个表情?”


  紫堂“……”


  紫堂一脸惊悚的转过头看向一旁一直在看好戏的凯莉,“格瑞他就没有意识到什么地方不对吗?”


  凯莉舔着棒棒糖,漫不经心的答道,“没有哦,他们本身似乎对自己的变化没有意识……顺便要吐的话树丛后面有个赛点回收垃圾桶,别弄得一地都是,恶心。”


  紫堂脸色发青。


  ——凯莉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吐了吧,你绝对已经吐过了吧!


  “……就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让他们恢复吗?别告诉我那个机关作用是永久的啊?”紫堂欲哭无泪的用手挡住格瑞孜孜不倦试图搭在他肩膀上的手,仿佛少女惊恐的防御色狼。


  凯莉“当然不是,毕竟只是裁判长一时兴起随手加上去的机关。据机器人说,这个机关效果只会维持很短一段时间,最短几个小时最长不超过三天就会恢复了。”


  也就是说他还要忍受至少几个小时的格瑞爽朗的笑容?


  紫堂幻选择放弃思考。


 


  当然,凯莉没有说出口的是,其实这个机关后遗症能用积分购买的恢复剂来恢复原样的。


  不,她绝对不是故意不说,她只是想觉得,反正最后都能自己恢复,为什么要浪费那个积分呢?


  用鬼狐天冲的节操保证,真的不是因为她觉得这一切实在太有趣了。


 


  “格瑞你好烦啊,不要拉着我啊!感觉好奇怪。”金皱着眉头盯着被格瑞紧紧攥住的胳膊,不过格瑞充耳不闻,却在一旁东拉西扯的,很快就把金的注意力分散了。于是他也就没注意到,格瑞的手已经默默下滑揽在他的腰上,还悄悄捏了一下。


  紫堂:……


  格瑞你这是觉醒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吗!你的高冷男神人设呢!就算逆转也应该是阳光小帅哥不是幼驯染痴汉啊!


  凯莉:不存在的,人设什么的,遇到金以后都不存在的(冷漠.doge)


 


  不管怎么样,看来他们只能暂时保持着这个诡异的相处模式过上一段时间了。


  过了一会儿,紫堂又忍不住问凯莉,“我记得他们中的机关是性格逆转,不是不牵手拥抱就会会死病吧?就算因为性格逆转二人相处也从金每天吵着要和格瑞玩逆转成格瑞追着金走,也没见金以前有这么喜欢和他抱在一起吧。”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两人一路打打闹闹的样子,总给他一种他在发光发热的错觉。


凯莉秒懂,只见她轻轻一笑,随手拿出一个墨镜,熟练的分了紫堂一个,在紫堂感激的目光中深藏功与名。


 


“哈哈哈哈格瑞,我终于找到你了!”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伴随着张狂的笑意,带着一阵大人物专用的烟尘滚滚的出场特效,此刻紫堂他们最不想遇到的人,嘉德罗斯居然出现在了这里。


  “和我打一架,格瑞!”


   嘉德罗斯将棍子一挥,极为嚣张的指向格瑞挑衅道,那叫一个霸气侧漏威风堂堂。


  可惜某人不买账。


  “咳咳……金,你还好吧?没有受伤吧。”烟尘过后,格瑞紧张的看向软软的(滤镜)可爱的(滤镜*2)倒在自己怀里的金,神情满是担忧。


  被格瑞紧紧护住半点灰尘都没沾上的金盯着屁股上的手沉默不语。


  被烟尘同样呛个半死却惨遭无视的紫堂幻:……?


  


  “格瑞,你居然还和这些渣渣在一起!我对你太失望了!”嘉德罗斯见自己再一次被无视,强烈的自尊让他感到愤怒异常。    


  你有没有觉得罗斯这台词怪怪的。雷德偷偷拉过一旁的祖玛嘀嘀咕咕。


  有吗?迷妹滤镜深厚的祖玛一脸冷漠的反问。


  总觉得……嗯,就是那个啊,感觉超像暗恋学长的小学妹看到学长有恋人后悲愤欲绝的喊着学长她根本配不上你啊我对你超失望啊。


  嘉德罗斯脑袋上的青筋跳了又跳,最后还是没忍住一棒子砸向雷德脑袋。


  


  飘在半空中一直冷眼旁观的凯莉叹了一口气,果然最后还是要我救场。于是她从半空跳了下来,向还在内讧的嘉德罗斯一伙喊道,“嘉德罗斯,虽然我并不想卷入你和格瑞之间的事,但如你所见,今天的格瑞并不适合决斗。你们恐怕要失望了。”  


  还在掐着雷德的脖子狠狠摇晃的嘉德罗斯转头面色不善的瞪着星月魔女,“渣渣,你什么意思,格瑞那家伙,难道是想投降吗?”


  “……不是,”凯莉震惊的指向格瑞,“你们就一点都没发觉今天的格瑞很奇怪吗?”


  嘉德罗斯盯着像陀螺一样围着金转格瑞沉思片刻,恍然大悟道,“他今天发胶涂少了?”


  凯莉:……


没救了,凹凸大赛没救了。


 


  且不管嘉德罗斯这里,另一边,金和格瑞仍然在纠缠不休。


  “格瑞,放手。”金冷漠的看向自己的发小。


  “不放。”格瑞紧紧盯着金,蓝紫色的瞳孔里盛满了认真,“金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人,不能放开。”


  金瞬间睁大了眼睛,冰封的蓝色瞳孔似乎有一瞬间破裂,泄露了几丝迷惑,他感觉一阵头晕,“格瑞……你为什么……唔”


  格瑞紧张的看着金,“怎么了?”


  金陷入了短暂的混乱,他捂着头,似乎很痛苦的样子,喷涌而出的情感和被机关伪造出来的虚假记忆不断发生冲突,将他的脑海搅得更加混乱。


  


  格瑞关心则乱,一直暗中观察的紫堂却瞬间明白了,这是金对格瑞的情感正在提前冲破机关的桎梏的影响,“格瑞,放心,他只是快要想起来自己原来的样子而已。”


  格瑞迷惑不解,金原来的样子?什么意思?


  紫堂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拍了拍怔愣不已的格瑞,“你还没有想起来吗,你们原来并不是这个样子的,是那个机关逆转了你们的性格。”


  机关?逆转?


格瑞觉得自苏醒后不知为何感到有些迷糊的脑袋忽然撕开一点清明。


 


这时,金色的光芒在眼前一闪而过,格瑞下意识想将金踢开,但没想到来者比他还快一步。“小心!”凯莉焦急的声音还没传到,剧烈的元力冲击已经将他们震飞,金离冲击比较近,一下子被掀了几个跟斗,倒在地上痛苦的咳嗽。格瑞瞳孔一缩,心脏仿佛都骤停了几秒“金!”


“啧,那个魔女啰里啰嗦了半天的东西我实在懒得听,格瑞,反正无论性格怎么变,你的能力还在就无所谓。渣渣怎么都好,来一决胜负吧格瑞。”将大罗神通棍扛在肩上的嘉德罗斯笑的张狂肆意,毫不在乎刚刚随手击飞的小角色。


  “还是说,”见格瑞对自己的话几乎毫无反应的样子,嘉德罗斯嘴角微翘,提起棍子转身朝金冲去,“我先把这个碍事的渣渣干掉……”


  


  砰——


  强烈的元力碰撞所产生的能量一瞬间爆发开来。刚刚终于恢复清醒的金迷迷糊糊的看着挡在他面前的格瑞,他有些犹豫的看向不知是哪种性格的发小,轻轻唤了一声“格瑞?”


  “……嗯。”


  格瑞用烈斩挡住了嘉德罗斯的大罗神通棍,眼神冰冷。


  是原来那个自己的格瑞。


  金有些开心。


 


 一旁的紫堂也松了一口气。


  太好了,格瑞也恢复了。


  不用再忍受看着格瑞露出一脸痴汉爽朗的笑容的精神污染了。


  


“不许对他出手。”巨大的斩刀几乎将他半个身体挡住,只露出一只难得愠怒的眼睛。金一向是他的逆鳞,无论格瑞这个人再怎么变。


  “也不许对格瑞出手,想对格瑞动手,先过我这关!”这是虽然还有点晕乎乎的,但是一旦看到有人欺负格瑞,立刻就蹦的比谁都高的金。


  “白痴,你的后遗症比我严重,现在你还虚弱,紫堂快带他去休息。”


  “我不!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最喜欢的就是硬撑了格瑞!我才不会放你一个面对敌人!我们可是朋友啊!”


金站在格瑞身边,两人一举一动透着一股浑成天然的契合。


  “……算了,随你”


  “太好了,我就知道格瑞你果然是我最好的朋友。”


  


  紫堂:完全插不进去啊……我大概是一个假朋友.jpg


  凯莉:别算上我,按他们两个的标准我是找不到朋友的。


 


  只有嘉德罗斯莫名气闷:本来应该很开心终于能打架但为什么此刻有种眼睛疼疼的不爽感。


  


“靠,不打了!”才九岁就被强行塞一嘴狗粮的嘉德罗斯怒而摔棍。


  “格瑞,你现在还不是全盛时期,打了也没意思。”嘉德·对手虐狗·没有墨镜·被秀一脸·罗斯瞪着他们,包子脸都鼓了起来,“我还会再来的,格瑞。我们还没有分出胜负,所以下次我不会手下留情。”


  说完,就带着他的两个跟班消失在烟尘中。徒留众人一脸问号。


  所以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凯莉:“感觉他们来的完全意义不明啊,简直就像熊孩子放学遇到讨厌的人就顺手找一波茬一样。”


  紫堂转头看了又开始日常追瑞的金,却感慨道:“不知为什么我现在特别能理解嘉德罗斯的选择。”


  毕竟他们两个那种不自知的气氛对单身狗实在太不友好了。  




  “格瑞,格瑞你别走啊!”金用力追上从刚刚开始不知为何一直避开他的格瑞,“你怎么了格瑞?为什么一直躲着我?”


  格瑞一言不发,然而微红的耳尖还是出卖了他的心情。


  “大概是害羞了吧。”凯莉毫不留情的揭穿了装鸵鸟的某人,“提示你一句,机关作用是性格逆转,不是操纵控制。”


  金一脸疑惑。


  凯莉摇了摇头,无奈的叹了口气。


  


  毕竟刚刚借着机关作用放飞过度不小心说出“你是我最重要的人所以不想放手”的真心话的家伙,并不是她呢。


END




第一次写真紧张啊_(:зゝ∠)_

评论

热度(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