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价铁离子

刀子后续……(……一大口血)

八君:

            《扭曲》

太过孤独的思念,用笑容遮住寂寞

*有ooc

*前篇在这快戳我《矛盾》

这篇是讲述金会黑化暴走的原因,难得我居然会画后续啊qwq

算是提前100fo的贺图吧 好像不是贺图..

刀子……(一口血)

八君:

       ....《矛盾》

* 流血注意!

     金难以接受格瑞死亡的事实,内心亦然扭曲,失去了格瑞好比断了线的风筝,不会再去思考任何事情,释放出了内心的恶魔。

    可他也不愿意杀人,但身体已不受控制,唯独让别人杀了他才能解脱。

ooc我的qwq我真的不会编剧情,手下留情啊..

金太坏了2333333

Asahi:

【长——条注意  大概是瑞金】



NO.2不能承受之痛




我怎么总是跟头上的东西过不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展开

三等奖咖啡杯:

是点图的瑞金,男友衬衫。
一开始我是准备画单图的。然后画到一半,觉得不对劲,凹凸里穿衬衫的不是只有安哥吗???金要怎么穿??

然后就摸了这样一个,没有格瑞出场的瑞金男友衬衫(连衬衫都不是格瑞的),想想真是凄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p2,p3是偷懒的小剧场

因为感觉跑题严重,点图的人我就不@了。

【瑞金】金试图扭转这个可怕的命运

猜不到结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红烧兔、:

·冲着迟到去的60分,题目:命运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金知道了自己未来的命运并试图改变的故事【……】


·不知道偏没偏题,金和格瑞在这里只差一岁


·最近我写的60分主题怎么都那么污


 


 


 


金从一片迷茫中清醒过来。


他首先看到的是一片光亮,有些刺眼,待他适应后,他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


……


浑身都好痛。


……


好像有人在他身后抱着他。


 


金费劲地维持着这个姿势扭过头,一抹银色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


他的发小一只手环在他的腰上,眼睛安安稳稳地闭着,很反常地没有因为金的动静而醒过来,金懵逼地看了他一会儿,发现这个人和格瑞长得有些微妙的不同。


……


金立马摔下了床。


“嘶——”


金被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下意识地看向床上那个人。


还是没醒。


那个人和格瑞长得极为相似(应该说是一模一样),但轮廓显得更为成熟,仔细看看,头发散下来的长度也比原来长了不少。


如果格瑞碰上这种动静都还没醒,就他所知只有一种情况。


那就是他宿醉了。


金紧盯着他,思绪杂乱,脑子里冒出来了各种稀奇古怪的念头最终被从下半身某个部位那里传来的微妙的感觉中断了。


 


……


……


……


 


 


金扶着酸软的腰,颤抖地爬向了床头,捞过了自己的手机。


他还没想好这种情况该联系谁,就被屏保上的日期给吸引了注意力。


月份没错,日子没差。


年份往后推了三年。


也就是说,昨天正好是他十八岁生日那天。


 


 


……


金吓得抓起衣服,一边往身上套一边冲出了房间。


昨天他刚和他的好朋友一起庆祝完他的十五岁生日,睡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正在一间熟悉而陌生的屋子里,和他的那个好朋友浑身赤裸地睡在了一起。


……


好像还不止是单纯地睡在了一起。


 


 


……


他居然和自己最好的朋友在酒后做了这种事情!!


金痛不欲生地抓着手机一瘸一拐地奔下了楼,跑了半天才想起这时候最重要的问题是怎么回去。


正当他开始烦恼起这个新问题的时候,他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


 


 


你想改变命运吗?


 


 


金:“……”


金:“………………”


 


金看了半晌,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手机那边安静了一会儿,又发了一条短信。


 


 


回复1即可拥有重新改写这一未来的机会,回复2则放弃此次机会,三秒后您就能回到原本的世界里。


 


 


金:“……”


金:“???”


金愣了一会儿,赶紧回复了个1。


虽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为了他和格瑞的友谊能天长地久,他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


 


 


 


金再次恢复意识时,他正坐在一个包厢里,上面摆满了各种酒瓶,还有一个被瓜分得差不多的生日蛋糕。


他的旁边还有许多或熟悉或陌生的人,此刻正吵闹着不知道嚷嚷着什么,大部分人脸上都带着明显的醉意。


“真是够了。”


凯莉坐在他旁边,嫌弃地看着那群喝醉之后把自己折腾得乱七八糟的人,转头对金道:“你这寿星也当得太不合格了,怎么一桌都醉了,就你没醉呢。”


说着她倒了杯酒,举到了金的面前:“快快快,喝喝喝,正好你发小已经醉了,没人帮你挡酒了,不喝一杯说不过去。”


金听了凯莉的话后下意识偏过了头,格瑞果真就坐在他旁边,一只手撑在桌子上扶着额头,一动不动的闭着眼睛,也不知道是睡过去了还是在闭目养神。


“不不不……我就不喝了,”金忙把酒杯推开了,“我……酒量不好,我还要把格瑞送回去呢。”


凯莉撇了撇嘴,也没难为他。


“也对,你们两个要是都醉了可没人能送你们回去,”她仰头把那杯酒喝了下去,拍了拍手站起身,“诶诶,你们还没醉的,自己负责把醉了的室友给抬回去啊。”


对面顿时一片惨叫。


“金你们周末是要回家的吧,”凯莉看向金,“正好,你把格瑞也给搬回去吧。看在你是寿星的份上,本小姐可以大发慈悲帮你们叫辆车,搬上楼的话只能祝你好运了。”


……


他和格瑞住在一起了吗?


金被茫然地推上了车,满脑子都想着这个问题。


 


好在他们住的地方楼层不是很高,但饶是如此,在金把格瑞扔上床后他也基本上成了一条废鱼,瘫在格瑞旁边一动也不想动。


金:……好累。


可以的话他想现在就冲进浴室洗个澡,然而事实是在他躺下的那一刻他便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金一动不动地看着天花板。


在他意识开始模糊的时候,身边的格瑞有了动静。


他先是闭着眼睛脱掉了自己的外套,在发现身体的热度并没有降下去后,又开始扒自己的衬衫,由于他并没有坐起来,这个动作显得有点费劲。


想着格瑞好像是为了帮自己挡酒才变成这样的,金又强撑着坐了起来,开始扯着格瑞的衣服,试图帮他脱了。


“格瑞,”金看着睁开眼睛的发小,小声问道,“你……要不要去洗个澡?还是直接睡?”


……


格瑞微微眯着眼睛,没有回答。


 


“……金?”


这是金第一次听见19岁的格瑞的声音,有些低沉,还带着一丝醉意。


金被这声音刺激得抖了抖。


然后格瑞握住了金正扒着他衣服的手,猛地一用力,将两人的上下位置给调换了。


金后知后觉地想起他来这里是干什么的。


“等、等等,格瑞,”金看着格瑞突然变得无比顺畅的动作,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想去洗个澡,你能不能——?!”


格瑞俯身吻住了金,没有搭理他刚才说的话。


格瑞身上的酒气仿佛在这一刻全部转移到了金的身上,金在一瞬间失去了抵抗力,脑子一片空白。


 


 


……


然后醒来后又是一番熟悉的光景。


金再次颤抖地摸到了床头的手机。


 


 


回复1即可拥有重新改写这一未来的机会,回复2则放弃此次机会,三秒后您就能回到原本的世界里。


 


 


……


金忍着委屈的泪水,再次回了个1。


 


这回他回过神来时他的生日聚会才刚刚开始,金顿时精神一震,想着这回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格瑞喝醉了。


于是这一回他拒绝了格瑞为他挡酒,除了第一杯进了格瑞的肚子里,剩下的全由他自己接纳了。


这一次金连中场都没撑过去,在生日蛋糕被瓜分到一半的时候就失去了意识。


反正有格瑞在。


金迷迷糊糊地想着,然后安心地失去了意识。


 


 


 


……


……


……


安心个球。


 


 


金第三次以相同的方式醒来,心如死灰。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他和格瑞注定做不成好朋友了吗?!


想到格瑞醒来后看到这么一副光景,金只觉得他们十几年的友谊绝逼要完。


 


金又尝试了好几次,无论他把情况扭转成什么样子,最后结果无一例外是他第二天早上一丝不挂地在格瑞怀里醒来,浑身酸软,某个部位还有一丝疼痛。


……这就是传说中的命运吗。


金带着满身“伤痕”坐在床上,对自己的未来感到了一丝迷茫。


 


……


不,他不能就这么放弃。


金想着自家发小平时对他嫌弃但又不失耐心的举动,想着他冷漠下隐藏着的温柔(?),想着平时和他一起相处的种种,金又坚定了信心。


格瑞是他最好的朋友。


永远都是。


他绝不能让他们的友谊死在一次生日聚会里。


 


 


于是身残志坚的他又被上了不知道多少次后,时间终于回到了17岁的金决定搞个生日聚会之前。


“格瑞,”金绞尽脑汁地想着说辞,“我觉得这次生日我们可以不搞得那么……隆重,就在家里吃个蛋糕庆祝一下吧。”


“不是你说要请同学?”


“不不不,我仔细想了想,我还是想和格瑞你两个人一起庆祝,”金朝他傻笑道,“成年的时候和特殊的人一起庆祝比较有意义嘛。”


格瑞听了后,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金被看得出了一身冷汗。


“好。”


……


“对了,”金补充道,“不要酒。”


 


 


 


然后18岁的夜晚如约而至。


这回金吸取了之前所有经验,连买蛋糕的时候都生怕上面带了什么酒心巧克力,确保万无一失后,金安心地和格瑞瓜分起了小蛋糕。


“金,”格瑞看着金心情不错地吃着蛋糕,开口道,“你已经18岁了。”


“是啊,我成年了。”在过了无数次18岁的生日后,15岁的金只觉得自己仿佛也苍老了不少,“可以做很多之前做不了的事情了。”


“比如呢?”


“我们可以考驾照了,”金老老实实道,“听凯莉说大学里驾照可以抵学分,趁这个假期考了吧。”


格瑞一语不发地看他把最后一块蛋糕吃完了。


“吃完了?”格瑞慢慢地站起身,绕过了桌子,“去洗澡吧。”


“哦。”


金乖乖地被格瑞拉进了浴室,然后看着格瑞脱掉了上衣。


……


金:……


金:???


“格瑞你先洗吗?”金打开浴室门,“那我在外面等你,洗完了叫我一声。”


浴室门被格瑞从身后猛地合上了。


金:……


金:我感觉不妙。


“不用那么麻烦,”格瑞低下头,在他的肩窝那里蹭了蹭,淡淡道,“一起吧。”


金:……


金:……


金:??????


“一……一起?”金的声音有点颤抖,“不了,还是分开吧,一起洗太挤了。”


“……你在害怕?”


格瑞伸手环住了他,开始解他衣服前面的扣子。


“……没有,”金的声音带了一丝哭腔,“那个……格瑞,我、我一直把你当最好的朋友……”


格瑞的动作顿住了。


 


“……”


 


格瑞捏着金的下巴,将他的脸转了过来,仔细打量着他。


“你别是还活在梦里。”


格瑞缓缓开口。


“你昨天向我表白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END——


 


无法逃离的命运。


 


金:突然觉得自己像个笑话。



好看!!!猫化啥的最棒嗷!!!!!

手癌B:

今晚家里停水画的太晚了差点赶不上卧槽😂!是 @梟神木隱  的猫国paro!!画的有点糙对不起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心疼嘉宝

_二戳:

诶多,生贺衍出的脑洞。

私设瑞金嘉同居。嘉真十岁。

成年人的样子画不出来还是不说年龄了,羞耻。。。

这个是金收拾东西的时候翻出来的体称器。于是叫嘉德罗斯称重的小短梗。

也是送给老肾的生贺,原谅我的种种懒癌。。 @踏九歌.

看起来非常好吃ummmmm

Kenikou:

【如果凹凸众人的武器是食物】一个小条漫,是群里聊天的梗👌
第一格很认真的画,后面开始放飞自我(我画画怎么这么慢)

这设定真棒!!!!!!!

漆戈:

联动文→


现代pa

格瑞家、金家三胞胎设定

大哥二哥是初设和旧设,因为都是我看PV和旧版漫画自行脑补的性格,所以包含大量私设和OOC请注意。

应该有后续【你到底多少个有后续的坑


涩涩还给这个设定写了文啊啊啊,非常感谢!

让我突然觉得这个设定变得有意思了【ntm

【瑞金】凹凸村来了个生面孔(一发完)

娶媳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格瑞内心茫然
九岁杠把子好可爱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yoyou:

凹凸村来了一个生面孔。


全村人都激动了。


村头住着的人家有个叫凯莉的小姑娘,她消息贼灵通,不到一个时辰全村都知道了那个人叫格瑞是来投奔他亲戚的,听说原本住在城里是个有钱人家,如今家道中落了。


“哎,他会不会跟我做朋友啊。”金蹲在一棵树的树杈上,彼时他正处于换牙期,有的牙齿是缺的,因此一讲话就漏风。


所以他讲出来的其实是:“哎,叉肥不肥跟瓦卓朋牛啊。”


他的小伙伴紫堂幻摇了摇头——没有的,不存在的。


凹凸村有个扛把子,今年9岁,是村里一霸。仗着家里有几个破钱在村里横行霸道,金特别讨厌他——他总是抢金的糖葫芦还说金一口破牙像个七老八十的老爷爷。


金的姐姐秋安慰金:“咱不跟他一般见识,小朋友换牙都这样。”


金眼泪汪汪的求证:“尊滴吗?”


秋认真的点头。


没过多久那位九岁扛把子也换牙了,谁敢笑都会成为被打飞的猪。


金从小就爱动,村口那颗老槐树是他最喜欢的地方,爬到最高点能一览全村。据说从村子诞生起这棵树就种下了,它有多大岁数凹凸村就有多大岁数。


金站起来继续向上爬,他在最顶点抱住树干向村里望去,下面的紫堂幻吓得一颗牙崩掉了。忘了说,他也在换牙期来着。


金看见了自己的家,姐姐在院子里种地。然后他看到了九岁扛把子的家,他在和两个下人跳格子——金决定拿这个取笑他像个姑娘。他还看到了安迷修,他是村长捡回来的小孩,特别温柔对金也挺好。金看见他在村里最有钱的雷狮家的马场里东张西望,恰巧经过的雷狮和他弟弟卡米尔正呼唤着家丁去抓安迷修。


这个村子无论何时都充斥着欢乐。


除了格瑞。


金看到了他,因为他亲戚家就在金的家隔壁,金一眼就看到了。他看到格瑞在院子里砍柴,又去种田,还在挑菜甚至进了厨房。


金回去以后把看到的东西都告诉了姐姐,秋建议他勇敢的去和格瑞做朋友。


金一向很听姐姐的话,于是他和格瑞开始了漫长的拉力赛。


“你好格瑞,我叫金,我们做朋友吧!”金兴高采烈的跟他打招呼。


格瑞看了一眼这个从隔壁翻墙蹲在上面的缺牙傻小子,没有理他。


“哎呀不要这么冷淡嘛,我们来做朋友吧!”金猛的发力跳起来,却忘记自己不在平地上径直摔了下去。


格瑞:“……”


“我听说你是从城里来的?城里的糖葫芦有我们村里的好吃吗?”


格瑞刚出大门,就看见了埋伏在门口的金,他一看到格瑞就两眼发光凑了过来。


格瑞没理他,默默的走着路。


金也不在意,走在他身侧叽叽喳喳个没完。


“村里的糖葫芦是最好吃的糖葫芦啦,你吃过一定会喜欢!”


“我们村有个九岁扛把子你可别去惹他啊,不过格瑞你看上去很厉害不会怕那家伙对吧?”


“城里是不是很大?什么东西都有不用隔几天才能去赶集?是不是有很多好吃的东西啊?”


就这么跟着讲了一路,哪怕格瑞并没有回答他。


格瑞去买了一袋奶才回家,到门口的时候金爽朗的同他挥手告别:“明天见格瑞,今天我很开心!”


往后的日子皆是如此,金每天都在格瑞身边打转,不用上课的孩子就是时间多啊——格瑞不由发出这样的感慨。


某天金又跟着格瑞出门,迎面撞上了九岁大佬。


九岁大佬瞄了一眼格瑞,对金调侃道:“喂,破牙,你最近都和这家伙腻歪在一起?”


金鼓起脸抗议:“我才不是破牙!”


“嗯?不否认后面的话吗?”九岁大佬上下打量着格瑞。


“这猴子谁?”格瑞第一次主动对金开口。


金:“……”


嘉德罗斯:“……”


四大名著是脍炙人口的作品,所以流传千古也不会过时。嘉德罗斯特别爱看《西游记》,尤其喜欢猴哥,因为他家里有钱,他定制了一根棒子还定制了一个金箍,村里其他小孩都特别羡慕,金也不例外。


现在,格瑞一句“这猴子谁”,竟让金和嘉德罗斯陷入了沉思。


【说谁猴子呢?】不行不行,猴哥就是猴子啊。


【我才不是猴子?】可人就是猴子进化来的。


“我可去你娘的!”嘉德罗斯大骂一声。


“***%#☆”格瑞回道。


金和嘉德罗斯都呆住了——脏话居然还有这种骂法?!


有,还真有。


脏,太脏了!


格瑞瞥了一眼嘉德罗斯,语气带上了些许的不解之意:“你不也一口破牙。”


嘉德罗斯气的哭着跑了。


“哇——”金两眼放光,炯炯有神的注视着格瑞,“不愧是格瑞!你也太厉害了吧,九岁扛把子这么容易就被你收拾了!”


小意思。


“姐。”晚上吃饭的时候金突然开口,“怎么样才能和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永远在一起啊?”他的嘴角还挂着几粒白米饭。


秋想了想,说:“娶她当媳妇。”


金似懂非懂的点头。


第二天,金又一次爬上墙头,与早就见怪不怪的格瑞双眼对上了。


“格——瑞——”金站在墙上双手握拳朝天伸去,大喊道:“卓瓦媳户吧!!!!”


格瑞:“……”


他当然拒绝了。